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 琼 > 美中日德十年去杠杆,哪个国家成功了?

美中日德十年去杠杆,哪个国家成功了?

全球前四大经济体美国、中国、日本、德国,2008年-2018年十年间宏观杠杆率变化情况如何?哪个国家成功去杠杆了?

国际清算银行(BIS)持续发布各国每季度的宏观杠杆率,在每季度最后一个月公布两季度前的数据,现在最新的是2018年6月末的数据。

非金融部门杠杆率(非金融部门债务/GDP)=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非金融企业债务/GDP)+居民杠杆率(居民债务/GDP)+政府杠杆率(政府债务/GDP)。

1.非金融部门杠杆率

2008年末到2018年6月末,非金融部门杠杆率提高幅度从高到低依次为中(114.7个百分点)、日(53.8个百分点)、美(8.9个百分点)、德(-10.1个百分点)。

2018年6月末,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日(370.7%)、中(253.1%)、美(248.9%)、德(174.4%)。

2008年末,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日(316.9%)、美(240.0%)、德国(184.5)、中(138.4%)。

十年间,中国的非金融部门杠杆率超过了美国和德国,仍低于日本。德国是真正去杠杆了,美国很有限地加了杠杆。

2018年6月末,各国平均、新兴市场平均和发达市场平均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分别为233.7%、182.9%、265.8%。2008年末,这三个数据分别为201.2%、106.1%和239.1%。十年分别上升了32.5、76.8和26.7个百分点。即新兴市场加杠杆幅度高于发达市场。中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在2008年和2018年均高于新兴市场平均、低于发达市场平均,但2008年时低于各国平均,2018年6月已高于各国平均。和各国比较而言,中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偏高而且提升快,但也并不高得离谱。

2.非金融企业杠杆率

2008年末到2018年6月末,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提高幅度从高到低依次为中(62.0个百分点)、美(1.9个百分点)、德(-1.5个百分点)、日(-6.0个百分点)。

2018年6月末,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中(155.1%)、日(100.1%)、美(74.4%)、德(55.5%)。

2008年末,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日(106.1%)、中(93.1%)、美(72.5%)、德(57.0%)。

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中国2008年已然不低,2018年更跃居第一;日本2008年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过高,2018年去杠杆了;德国2008年已经很低,2018年还进一步降低;美国则是这十年更多依赖股权融资,非金融企业杠杆率只略有上升。

3.居民杠杆率

2008年末到2018年6月末,四国中只有中国居民杠杆率提高了32.4个百分点,其他三国都是降低,在金融危机后都经历了居民去杠杆,美(-19.3个百分点)、德(-7.0个百分点)、日(-2.4个百分点)。

2018年6月末,居民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美(76.6%)、日(57.4%)、德(52.5%)、中(50.3%)。

2008年末,居民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美(95.9%)、日(59.8%)、德(59.5%)、中(17.9%)。

中国的居民杠杆率十年间上升最快,已和日本、德国相差不多,考虑到还有P2P等一些债务未纳入统计,社会保障水平、人均GDP远低于这三个国家,居民债务风险值得警惕。

4.政府杠杆率

2008年末到2018年6月末,政府杠杆率提高幅度从高到低依次为日(62.3个百分点)、美(26.2个百分点)、中(20.5个百分点)、德(-1.5个百分点)。

2018年6月末,政府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日(213.2%)、美(97.8%)、德(66.5%)、中(47.6%)。

2008年末,政府杠杆率从高到低依次为日(150.9%)、美(71.6%)、德(68.0%)、中(27.1%)。

中国的政府杠杆率仍为4国中最低的,且提升幅度也只是第3名。但有政府隐性债务未纳入统计的问题。

5.小结

2008-2018年6月末,中国是4国中非金融部门杠杆率增加最多的,非金融企业、居民、政府三个部门杠杆率全部增加,特别是企业杠杆率大幅增加,居民杠杆率也快速增加,政府杠杆率从此统计数据看增加并不算高。美国经历了金融危机后居民大幅去杠杆、政府加杠杆,企业杠杆率只略有提高。日本居民、企业都去杠杆,政府大幅加杠杆以刺激经济。德国杠杆率水平本来较低,居民、企业、政府还都进一步去杠杆。

判断去杠杆是否成功,一方面要从杠杆率的变化看,杠杆率降低或增速明显放缓,另一方面要从经济增速看,如果经济增速因为去杠杆而大幅下降,也不是成功的去杠杆。十年间,德国是去杠杆最为成功的,杠杆率下降,经济保持在欧盟一枝独秀;美国也较为成功,杠杆率只略有提升,基本稳定,经济复苏强劲。日本靠政府杠杆率提升来维持缓慢的经济增长,幸亏利率极低,债务负担还能够承受。中国十年间是明显加杠杆,2015年提出“三去一降一补”后,2016-2018年6月末,中国非金融部门杠杆率下降了2.2个百分点,其中主要是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下降了11.3个百分点,居民、政府杠杆率分别上升了5.9、3.1个百分点。结构性去杠杆有一定成效。

“降杠杆工作还要进行”,企业和地方政府杠杆要降,中央政府和居民杠杆呢?2018年末,美国商业银行个人住房贷款(包括按揭贷款和住房净值贷款)、非房消费贷款、信用卡贷款余额分别为2.2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803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5.1万亿元、10.3万亿元、5.5万亿元)。同期我国住房贷款、非房消费贷款、银行卡(含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主要是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分别为25.8万亿元、12.1万亿元、6.6万亿元,三项贷款余额我国均已超过美国。我国居民债务无论从占比还是绝对规模上,都已不低。

2008年末,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还略低于美国,2018年,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已超过美、日、德三国之和。中国的实体经济增长严重依赖于银行信贷支持的局面,尚未出现根本性的变化。银行业既要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又要继续结构性去杠杆,任务艰巨。

推荐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