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 琼 > 超越贸易的贸易战

超越贸易的贸易战

国际贸易中谁获益更多?采取鼓励自由贸易还是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更有利?“贸易战”有没有输家和赢家?“贸易战”打的是什么,如何应对?亚洲金融合作协会秘书长杨再平主编、众位银行业研究专家编写的《超越贸易战》,为研究和思考这些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建设性的思路。

书中写道,工业革命之后,“有限的国内市场和无限扩大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国家的兴衰便与市场的大小紧密联系在一起。”“国际贸易是国家的兴盛之道,也是大国经济崛起的必由之路。”由于“新兴大国经济崛起所带来的国际分工和利益分配格局的巨大变化”,贸易战争在所难免。

的确,从英国、美国,到德国、日本、中国,其经济的崛起无不与国际贸易密切相关,经济结构的转型调整也直接体现在国际贸易状况上。美国和英国都是从制造业大国逐渐变为服务业大国、全球金融中心,从货物贸易顺差国变成逆差国,服务贸易则保持顺差。货物贸易方面,英国曾在1816年至1930年的一百多年里,除9年为逆差外其他年份全部是顺差,而从1948年至今历年均为逆差;美国则在1874-1970年的近百年间基本保持顺差。但从1971年后,除1975年外,历年均为逆差;德国则从1951年到2017年历年均为顺差;日本从1981年到2017年,除2011-2015年之外,历年均为顺差;中国从1994年到2017年历年均为顺差。不过在服务贸易方面,1992年以来,中、德、日均为逆差,美、英均为顺差。这种国际贸易格局是经济发展规律的体现还是各国政策及相互作用的结果?是否符合各国的意愿?

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时,中国仅为全球第六大经济体,进出口总值也排名世界第六位,2010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进出口总值则跃居世界第一。中国从国际贸易中获益巨大。至于因廉价出口付出的资源环境代价,也并非贸易伙伴的责任。

美国对这一国际贸易格局显然是极其不满的。按照美国商务部的统计,2017年,美国前五大货物贸易出口目的地是加拿大、墨西哥、中国、日本、英国,前五大货物贸易进口来源地是中国、墨西哥、加拿大、日本、德国。美国对这六大贸易伙伴,只有对英国是顺差,对其他五个国家都是逆差。美国对中国的逆差更是占货物贸易逆差的47%。美国从贸易格局中真正受损了多少呢?特朗普一直指责全球化对美国的各种不利影响,特别是就业,但美国虽然损失了低端企业和岗位,实际上是往各种产业价值链的高端迁移,各种创新依然引领全球,而且在金融危机后经济复苏强劲,失业率2018年创2001年以来的新低。可以说,国际贸易对各国的利益影响非常复杂。

为从贸易中获得更大利益发起的贸易战,有没有赢家,对贸易格局会有多大改变呢?书中的“战史回眸篇”回顾了国际贸易理论发展史上的自由主义与保护主义之争和数百年间的贸易战经典案例,从中可以发现,贸易战对各方的影响,既取决于实力,也取决于应对策施之高下。有的贸易战只局限于贸易,有的则超越贸易,深刻影响了各方的发展历程。有的贸易战的确没有赢家,造成“多输”,最典型例子是美国1930年通过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为增加国内就业提高外国进口商品关税,结果导致40多个国家纷纷提高关税的报复性反应,不仅没促进美国就业,反而将全世界拖进萧条。有的贸易战真有赢家。例如,英国《航海条例》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促进了英国海上力量的崛起,成就了英国的霸权。第一个发展中国家向世贸组织诉讼发达国家的争端——1995年委内瑞拉和巴西诉美国进口汽油歧视案,美国败诉了,说明发展中国家可以利用世贸组织规则反击发达国家制订的不合理的规则,但现在美国要抛弃世贸组织规则重起炉灶。这种小的贸易摩擦还比较简单,有理有据反击加沟通就可以解决。而美苏贸易战则是双方争霸全球的一部分,突破了经济金融领域,美国对前苏联进行了全方位多维立体遏制打击,前苏联应对失当,败下阵来。这些案例生动而深刻地说明,不能简单说“贸易战没有赢家”,而要研究如何应对贸易战才能成为赢家。

 书中提出了很多应对贸易战的合理建议,不过就美国在贸易战中对中国提出的意见,对失实的如何反驳,对确实存在的问题如何解决,着墨不多。这也是目前的难点。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承诺履行如何,双方各执一词。美国所谓中国实行“国家资本主义”的指责,问题非常复杂,涉及发展道路的不同。中国对美国的指责,除了短期策略性的应对,更重要的是对发展模式中存在的问题进行更深刻的研究并提出系统性的改革之道。近期对“竞争中性”原则的讨论和对支持民营企业的关注,表明为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不仅是国际竞争中其他国家对中国的诉求,更是我国自身发展的内在要求。

 

本文发表于《中国金融》2018年第22期。

推荐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