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 琼 > 你真的喜欢旅游吗?

你真的喜欢旅游吗?

国庆节的朋友圈,自然被各种旅游照片刷屏。有人发了条:感觉我遇到了个假国庆,满屏朋友圈都是外国……。另一个朋友回复:国内游的不好意思晒。

看到一篇被很多人转发的文章“国庆旅游鄙视链分五级,你在哪一级?”说处在鄙视链底端的是回乡游,第二级是没落的旅游鼻祖跟团游,第三级是(国内)自驾游,第四级是出境游,处于国庆旅游鄙视链顶端的是室内游者。这篇文章聪明之处在于,把室内游放在顶端,安抚了一下哪也不去的人。如果把第五级放到第一级,那就太有以花钱多少论英雄的味道了(这篇文章是以俏皮略带讽刺的口吻写的,每一层都可以籍此自黑一下)。

201612月,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旅游业发展规划》。第一章标题“把握机遇 迎接大众旅游新时代”。第一节“十二五”旅游业发展成就: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实现了从旅游短缺型国家到旅游大国的历史性跨越。“十二五”期间,旅游业全面融入国家战略体系,走向国民经济建设的前沿,成为国民经济战略性支柱产业。第二节“十三五”旅游业发展机遇: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对旅游业发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为旅游业发展提供了重大机遇,我国旅游业将迎来新一轮黄金发展期。提出了五项基本原则,其中一项是“坚持以人为本。把人民群众满意作为旅游业发展的根本目的,通过旅游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使旅游业成为提升人民群众品质生活的幸福产业。”“十三五”旅游业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旅游经济稳步增长。城乡居民出游人数年均增长10%左右,旅游总收入年均增长11%以上,旅游直接投资年均增长14%以上。到2020年,旅游市场总规模达到67亿人次,旅游投资总额2万亿元,旅游业总收入达到7万亿元。

规划长达2.6万字,写得很实很细又很有高度,从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其中第一条是大力推进“厕所革命”)到实施旅游外交战略、开展“一带一路”国际旅游合作等方方面面都提出了规划要求。旅游是一种综合消费,带动交通、餐饮、购物、娱乐、住宿等众多行业,而且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角度供给还不能完全满足需求,从战略性支柱产业的角度加大发展力度是需要的。

就象球迷有真球迷、假球迷,满眼去旅游的人,有多人是真热爱旅游,有的人只是出于面子不得不去呢?有人说节假日哪都不去简直不好意思发朋友圈,或者是为了陪家人,自己并不真心想去。有个朋友转发鄙视链那文时写道:我觉得鄙视链顶端的是隔壁游,就在家旁边找个五星级酒店,不操心饭,不操心娃,不操心洗碗拖地,娃在酒店游乐场,老婆在酒店温泉,我就在暖融融的阳台,隔着玻璃看着慵懒的秋色,筛简历、写PPT(一看就是太热爱工作了)。呵呵,这可能是很多人的心声,其实旅游好累的(特别是到处跑的旅游),真轻松真休息还是宅着,而且是不用做不爱干的家务的宅。

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论述想象建构的秩序塑造了我们的欲望时拿旅游举例写了很长一段,很有趣,和大家分享一下:

多数人很难接受自己的生活秩序只是虚构的想象,但事实是我们从出生就已经置身于这种想象之中,而且连我们的欲望也深受其影响。于是,个人欲望也就成为虚构秩序最强大的守护者。例如现代西方人最重视的那些欲望,都是建构在已经为时数百年的虚构故事上,包括浪漫主义、民族主义、资本主义以及人文主义。我们常常告诉朋友要随心所欲,但这里的就像是个两面间谍,听从的常常是外面那些主流的虚构故事。于是随心所欲不过也只是结合了19世纪浪漫主义与20世纪的消费主义,再植入我们的脑海罢了。以可口可乐公司为例,旗下雪碧的广告词就是:“相信你的直觉,顺从你的渴望。”

甚至那些人们以为深深藏于自己内心的渴望,通常也是受了想象秩序的影响。例如,许多人都很想到国外度假。然而,这件事并没有什么自然或是明显的道理。像是黑猩猩的首领可不会想要运用权力让自己到隔壁黑猩猩的领土上度个假。而像古埃及的法老王,也是把所有财富拿来建造金字塔,把自己的遗体做成木乃伊,而不会有人想要去巴比伦瞎拼或是去腓尼基滑雪。现代人之所以要花费大把银子到国外度假,正是因为他们真正相信了浪漫的消费主义神话。浪漫主义告诉我们,为了要尽量发挥潜力,就必须尽量累积不同的经验。必须体会不同的情感,尝试不同的关系,品尝不同的美食,还必须学会欣赏不同风格的音乐。而其中最好的一种办法,就是摆脱日常生活及工作,远离熟悉的环境,前往遥远的国度,好亲身“体验”不同的文化、气味、美食和规范。我们总会不断听到浪漫主义的神话,告诉我们“那次的经验让我眼界大开,从此整个生活都不一样了”。消费主义告诉我们,想要快乐,就该去买更多的产品、更多的服务。如果觉得少了什么,或是有什么不够舒服的地方,那很可能是该买些什么商品(新车、新衣服、有机食品),或是买点什么服务(清洁工、心理咨询、瑜伽课)。就连每一则电视广告,也都是个小小的虚构故事,告诉你买了什么产品或服务可以让日子更好。

鼓励多元多样的浪漫主义又与消费主义一拍即合,两者携手前行,催生了贩卖各种“体验”的市场,进而推动现代旅游产业发展。旅游业真正卖的可不是机票和饭店房间,而是旅游中的经验。所以这样说来,巴黎的重点不是城市,印度的重点也不是国家,而是它能提供的经验;之所以要买经验,是因为据说这样就能拓展我们的视野、发挥我们的潜力,并且让我们更快乐。也因此,如果有个百万富翁和太太吵架,和好的方式很可能就是带她去巴黎旅游旅游。这种做法让我们看到的并不是某种个人的欲望,而是他深深坚信着浪漫的消费主义。如果是古埃及有钱人和太太吵架,带着她去巴比伦度个假绝对不会是选项,反而可能是为她建个她梦寐以求的华丽陵墓,那才会让她心花朵朵开。一如古埃及精英分子,现在大多数人一生汲汲营营,也都是想盖起某种金字塔,只不过这些金字塔在不同文化里会有不同的名字、形体和规模罢了。举例来说,可能是一栋近郊的独栋透天别墅,有游泳池和大庭院,也可能是一个闪闪发光的高楼公寓,有着令人屏息的美景。但很少人会真的去问,究竟为什么我们会开始想建这些金字塔?

看了这个,不旅游的人是不是可以更加理直气壮了?

 

聂圣哲的文章“8天长假对中国制造及外贸业打击巨大”建议放长假和国际接轨,说“黄金周虽好,但对中国实体经济,特别是制造业和外贸业带来的是灾难”。“连续假日的增长,由此带来的工作积压和工作连续性停滞,对营运成本的增加和竞争力的减少是非常严重的。”下面有人评论说“根据这些年的相互适应和依赖,国外客人依据市场早就针对性的调整了各自市场方面的工作对接…… 这对我们生产加工制造业几乎没有什么影响的!”从事外贸行业的朋友也说没那么严重,“国外已经习惯中国的假期,订单安排,商务活动都会提前考虑到这个了。”

文章中还说“长假期间,交通人潮混乱、拥堵不堪,旅馆价格飙升、服务下降——各大旅游景点,已经不能用人满为患来形容,而是‘人如蛆蠕’;高速公路也不能用拥堵来形容,而是一个‘长条形停车场’……完全处于自作孽的状态!”这是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不愿意长假期间出去旅游的原因,怕花钱找罪受,也给过载的道路和景区添堵。而且这才是长假最大的问题,出行压力过载损害了民众的福祉,而不是对外贸出口的影响。

解决办法之一,还是要企业落实国务院《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和人社部《企业职工带薪年休假实施办法》,这样大多数人可以自由选择时间休假旅游,避免在长假内过于集中。不过我反对取消长假,一是有的企业还做不到普遍的带薪休假,或者就算有带薪休假,中国人的习惯,还是不可能完全抛开工作,法定节假日更能保证休息。二是亲朋聚会之类,还得是大家都放假。

如果经济条件许可,旅游能不堵车、不挨宰、不受罪,轻轻松松,欣赏美景、享受美食,逃离日常生活的烦恼,那可能大多数人还是喜欢旅游的。

本文发于2017年10月2日个人微信号“玉鉴琼田”,略有修改。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