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 琼 > 数字化、零利率和合适的监管——德国金管局2016年报

数字化、零利率和合适的监管——德国金管局2016年报

最近对德国颇感兴趣。买了几本相关书。想看德国金管局(BaFin年报,去网站上看,最近5年有一年是5月发布,有一年是7月发布,有三年是6月发布。2017年报还没出来,就看了一下2016年的。

2016年报有243页,内容丰富,看了开篇BaFin总裁Felix Hufeld的文章颇有感触,把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2016BaFin面临三个重要问题,2017年也会继续很重要:持续的数字化,实际上的零利率,监管的合适水平

1.数字化和大数据。用熊彼特的话来说是创造性破坏的力量。数字化和大数据对金融服务的整个价值链产生影响。拿保险举例,保险公司可以对投保人收费越来越精准,监管角度这也是好事。但是大数据最终会对被保险人的社区概念产生考验

数字化的催化剂是创新的金融科技(FINTECH)公司和传统金融机构竞争,使得传统金融机构在提供金融服务和定价方面都承受压力。至少这给传统金融机构的商业模式打上问号。但即使在数字化时代,银行和保险业务仍然是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金融科技公司需要赢得信任。同时,传统金融机构在决策方面需要更有灵活性(更敏捷)

金融业之外的数字巨头掌握了大量客户信息,他们可以有效地同时提供金融服务。谁将获胜取决于消费者。监管是不偏不倚不站边的。原则就是“同样的业务,同样的风险,同样的规则”BaFin一直的原则仍然适用:它的职责是监管,而不是刺激经济。金融科技公司和数字化的问题给BaFin带来了挑战,它必须弄明白问题的核心、提供明确的监管意见。

2.低利率增加了挑战。人寿保险公司和住房储蓄银行受低利率影响更大。人寿保险公司曾在利率高的时候承诺给客户高的收益率,现在很难达到。住房储蓄银行以前按住房储蓄合同以较高利率吸收了存款,而现在贷款利率过低。历史性的低利率如果持续,对银行的影响会很大,特别是主要依赖于存贷款业务的银行。银行正在进行通常的调整:削减成本,适当定价,寻找新的收入来源,调整商业模式。不改变的银行会失败,关键是采取正确的行动。

低利率持续得越久,银行和保险公司面临的利率风险越大。在低利率时期,银行倾向于发放更长期限的贷款,保险公司也倾向于长期投资。监管要求他们的资产和负债适当匹配。

3.监管是负担吗?金融科技带来的竞争,低利率导致的盈利疲软之外,银行还在抱怨监管的负担,他们很希望消除这一负担。自从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监管的确更严格了。但这是有理由的,因为正是此前大范围的放松监管导致了金融危机,这必须得到纠正。

没有规定说监管对被监管者来说应该是轻松快乐的(There is no rule that says that regulation should be fun for the regulated. )。但德国和欧洲法律的确规定监管应该是适当的(appropriate),不应成为额外的负担。在监管的适度方面,欧洲银行监管规定还没到它应该达到的程度。作为资本要求指令IV框架CRD IV,欧洲版巴塞尔协议III)和资本要求指令4CRR4)改革的一部分,BaFin正在寻求降低对小型金融机构的负担的方法。这无疑是BaFin要做的,但还不清楚在欧洲的立法流程中能做到什么程度。

降低对小型金融机构的负担的过程中也有一些需要认真研究的挑战,例如,如果银行偿债能力足够强、有充足的流动性,以及银行体系整体是稳定和有弹性的,银行才能实现它们重要的经济功能。金融危机后加强的资本和流动性要求,不能被再次放松——对小银行也是如此。“小等于低风险”的等式在很多情况下是错误的,必须对所有的银行有强制的最低标准。因此,对小型金融机构的让步要集中于在不降低风险承受能力的前提下可以被最小化的管理要求。

威胁到金融稳定的监管让步不可能再有。特别是对系统重要性银行的严格要求不能放松。适度不等同于放松。让监管适度这一合理和重要的目标不能和放松监管相混淆。如果有一件事我们必须阻止,就是放松监管—危机—加强监管—放松监管—新的危机的循环。从全球的角度,这样的故态复萌的可能性并未被消除。因此,持续记得接受金融危机给我们的教训非常重要

 

第一条和第三条可能是全球银行面临的压力。第二条中国和德国的宏观环境倒是有所不同,但利率风险都是非常重要的风险。

《疯狂、惊恐和崩溃 金融危机史(第七版)》中写道“每轮银行危机后,政策当局都会对金融机构施加更为严格的金融监管,好像这些机构是危机的始作俑者,而非危机的受害者。事实上,雷曼兄弟公司等问题机构只是信贷资金投放的渠道,它们通过购买信贷资产创造出更多的信贷资金,而这一切,只有在宽松的货币环境下才能实现。”金融危机的原因,有松监管还有松货币,还有跨境资本流出等等,放松监管是不是最重要的原因还存在争议。

作为一个被监管机构从业人员,读到最后觉得颇为心塞,“严监管”中国也一样。

德国人真是个擅长接受历史教训的民族。不过美国已经开始修改放松《多德—弗兰克法案》了,Hufeld总裁的预见十分正确。期待看到2017年年报他会怎么说。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