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周 琼 > 中美央行和证监会的领导任期、专业背景和一些评价——央行行长漫谈之三

中美央行和证监会的领导任期、专业背景和一些评价——央行行长漫谈之三

 

    “美联储主席应该秉承的传统是:关注美联储自身的识别力和敏感性,审慎控制货币增长。作为美联储主席,除了必须拥有高超的专业技能之外,还需要具备灵活的政治操作能力,要游刃有余地与其他政府权力核心机构和谐共存。”——格雷德《美联储》。

 

领导任期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以下简称美国证交会或证交会)1934年成立,到现在84年,主席任期是5年。现任主席杰伊·克莱顿是第32任(2017年1月特朗普提名,5月参议院批准后就任)。平均每任2.6年。任期最长的阿瑟·莱维特(1993/7/27-2001/2/9)近8年

中国证监会1992年成立,到现在26年,现任主席刘士余是第8任。平均每任3.3最长的尚福林(2002/12-2011/10)9年

 

美联储1913年成立,到现在105年,主席任期是4年。现任主席耶伦是第15任。平均每任7任期最长的小威廉·迈克切斯内·马丁(1951/4/2到1970/1/31),第二名格林斯潘(1987/8/11-2006/1/31),都是约19年!

中国人民银行1948年成立,到现在70年,现任行长周小川是第11任。平均每任6.4。最长的周小川(2002/12至2017/3)15年多

 

中美都是央行行长平均任期长于证监会主席。平均任期:美联储7年>人行6.4年>中国证监会3.3年>美国证交会2.6年。

美国两个机构的任期差异比中国还大。美联储主席平均任期略长于中国,证交会主席平均任期还略短于中国。

中美央行行长最长任期也远长于证监会主席。最长任期:美联储19年>人行15年>中国证监会9年>美国证交会8年。

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任期跨越6届美国总统,而美国证交会主席常是一个总统换好几个(最高纪录是罗斯福任期共有7任证交会主席,因为平均任期才2.6年,所以一个总统经历2、3个证交会主席是正常的)。

这说明证券监管部门的领导更不好干?还是说明货币政策更需要延续性?

证券市场监管矛盾大,冲突多,很难各方都满意,时不时可能还要背个锅,还是别和央行或其他金融监管部门合并了。  

之所以美国的领导任期都精确到日,是因为美联储和证交会的网站上都列出了精确到日的从成立至今历任领导任期。而且证交会网站上是从25任阿瑟·莱维特之后的每届领导都有超链接到其简历,美联储网站上是从第1任开始的每届领导都有超链接到其简历。而中国央行、证监会网站上领导都只列现任的。建议以后官网上也列下历任领导情况。

本文主要说说美国的证交会和美联储主席情况。

 

美国证交会主席的专业背景

美国证交会主席的学历背景和职业经历,从不完全统计看,以法律专业人士为主

早期的主席:第1任主席约瑟夫·肯尼迪是哈佛大学毕业(其子约翰·肯尼迪为美国第35届总统),在其商业生涯中,是个联手庄主和职业炒家,罗斯福任命他一是回报他对自己的支持,二是也发挥其能够沟通华盛顿和华尔街的桥梁作用,推动证监部门初创时期的工作开展。第2任主席兰迪斯则是参与起草证券法的法律专家),卸任后当了哈佛法学院院长。第3任主席道格拉斯就任前已被提名耶鲁法学院院长、卸任后担任最高法院法官长达30年。第4任主席弗兰克卸任后到第二巡回上诉法院任职。第5任主席艾彻卸任后任地区法院首席法官。

近期的主席:从第26任主席到现在第32任主席,中间只有27任主席William H. Donaldson是哈佛商学院MBA,没有法律的学位,其他全部是法学博士。而美联储主席多数具有经济学教育背景。可能这反映证交会并不需要相机抉择、根据经济形势调整政策,最重要的是依法治市,推动立法和执法。

也有非法律专业人士而干得出色的,如任期最长的第25任主席阿瑟·莱维特并非律师出身,被评价为缺乏法律训练和这方面的兴趣。他以重视投资者保护而著称,他著名的信念是“将投资者保护置于一切利益之首”。他做过一个经纪公司的合伙人(在经纪公司的经历是他重视中小投资者的原因之一),当过美国证券交易所主席,还收购拥有过一家报社。

第31任证交会主席玛丽·乔·怀特此前是纽约律师事务所Debevoise & Plimpton的合伙人,之前曾担任纽约南区检察官长达10年时间,她还曾担任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董事。

现任证交会主席杰伊·克莱顿此前是美国Sullivan & Cromwel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该公司专注于并购及发行,这要求对复杂的证券监管和公司治理具备专业知识,他曾参与阿里巴巴等公司的很多备受瞩目的IPO,以及巴克莱资本国际收购雷曼兄弟资产案、摩根大通收购贝尔斯登案等。

 

美联储主席的专业背景

2018年2月就职美联储主席的鲍威尔,在大家猜测谁将成为下一任主席时,虽然其他方面被看好,但其专业出身颇受怀疑。鲍威尔于1975年获得了普林斯顿大学的政治学学士学位,于1979年获得了乔治城大学的法学学位,80年代,他在纽约的一个老牌投资银行Dillon Read 工作,从投资银行业务的助理升至高级副总裁。1990年Dillon Read的资深合伙人兼董事长尼古拉斯·布雷迪被老布什总统任命为财政部长,于是鲍威尔跟着他一起加入美国财政部,担任负责国内金融事务的副部长。1997-2005年,他在凯雷集团任合伙人。有评论说他“将成为美联储历史上第一位非经济学科班出身的主席”,不过这说法不对,至少第11主席威廉·米勒也不是经济学科班出身,第9任主席迈克切斯内·马丁也没有经济学学位。可能是近几任美联储主席的经济学学霸色彩太浓导致人们误以为美联储主席一贯是经济学科班出身。凯雷集团的传奇大佬鲁宾斯坦表示,鲍威尔“在政府和工作生意场上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同时还有法律背景,这十分难得”。 

近7任美联储主席的情况:

第15任珍妮特·耶伦(2014/2/3至2018/2),1967年获布朗大学经济学士学位,1971年获耶鲁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曾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及商学院教授、第十八任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美联储副主席。

第14任本·伯南克(2006/2/1-2014/1/31),1975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1979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17年,曾担任经济学系主任。从1987年起成为美联储访问学者,期间就职于费城、波士顿、纽约联邦储备银行,2002年被小布什任命为美联储理事。2005年担任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第13任艾伦·格林斯潘(1987/8/11-2006/1/31),1948年获纽约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1950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77年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54年他加入纽约的汤森公司,不到五年,他便拥有了该公司的一半股份,公司也被改名为汤森格林斯潘咨询公司。他在任美联储主席前没在美联储工作过,这非常罕见。格林斯潘在任时被评价极高,近乎封神,卸任后则评价不一。

第12任保罗·沃尔克(1979/8/6-1987/8/11),1949年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学士,1951年获得哈佛大学政治经济学硕士学位,1951-1952年通过扶轮大使奖学金计划在伦敦经济学院学习。1953-1957年在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担任了低级别的经济学家,1957-1962年在大通曼哈顿银行工作,1962-1965年在财政部担任货币事务副部长助理(deputy under-secretary for monetary affairs),1965-1968年任大通曼哈顿银行副总裁,1969-1974年担任财政部货币事务副部长,1975-1979年担任纽约联储行长。

第11任威廉·米勒(1978/3/8-1979/8/6),教育背景和经历丰富有趣,1945年从Amarillo 大学获得海洋工程理学学士学位,1952年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法学院毕业后进入一家律所工作,1956年加入德事隆集团(Textron),1957年就成为副总裁,1974年成为其CEO。他在成为美联储主席前当过波士顿联储的理事。有一个英文网站介绍他,第一句概括是工程师、律师和企业经理人,曾当过美联储主席和财政部长(1979-1981)。不过其实他的主席和部长当得都不怎么样,他对经济全局把握有限,才能更多在企业经营和投资方面,在后两方面倒是很成功。

美国著名财经作家威廉·格雷德的《美联储》一书中写道“华尔街的分析学家们曾抱怨米勒对政府过于配合,自身又胆小如鼠,从而导致高利率的出现,且没能有效遏制通货膨胀的发生。”米勒当上美联储主席才17个月,就被市场不满,被卡特总统在内阁大换血中辞退。但为啥他立即又当上财政部长呢?“选择由米勒继任财政部长还是偶然性多于计划性,也没有更多的暗示意义,只是总统无暇过多考虑之下的产物。”因为财政部长辞职,卡特总统邀请了通用电气、杜邦、大通曼哈顿的CEO,都被婉拒。事情陷入了僵局。此时不知从哪里冒出了这样一个主意:让米勒担任财政部长。米勒欣然接受。就是这么神奇。

第10任阿瑟·伯恩斯(1970/2/1-1978/1/31),1925年从哥伦比亚大学硕士毕业,1934年从哥伦比亚大学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1927年至1944年在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教经济学,1944 年至 1959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50年代担任艾森豪威尔总统的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身为经济学界一代宗师,一生著述等身。不过作为联储会主席,他得到的评价与学术声望并不太相称,被批评为在货币政策方面太受政治压力影响。

第9任迈克切斯内·马丁(1951/4/2-1970/1/31),毕业于耶鲁大学英语和拉丁文专业,毕业后加入了一家经纪公司,2年后就升为合伙人。他1931-1937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经济学,但没有获得学位。他年仅31岁时,就当选纽约股票交易所的主席。他的父亲曾帮助威尔逊总统起草了创办联邦储备体系的法律文件,后来又担任圣路易联储行长达27年,算是家学渊源。马丁善始善终,在任和至今一直被评价甚高,在1998年91岁高龄去世,美国各大报刊都发表了报道和专论,对他主持美联储、领导美国经济的功绩大表赞扬。

从这些美联储主席看,除了威廉·米勒,都拥有经济学教育背景,其中伯恩斯、伯南克两位还是著名经济学家。但普遍对伯恩斯的评价不高,伯南克带领美国经济走出金融危机,虽有量宽放水的指责,大多数对他的评价还是不错的。

 

对美联储主席的一些评论

1. 伯南克《行动的勇气》。书中写到格林斯潘的地方不少,最集中评价格林斯潘的一段:“我敬畏格林斯潘的卓越声誉和辉煌履历,但与此同时,我是一位接受了传统教育的学者,他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学成才的,我从他身上能看出一定的不足之处。他的很多经济学知识都是在作为一名顾问期间学到的。他在纽约大学读完硕士学位之后,就到哥伦比亚大学读博士,他的导师是美联储前主席阿瑟·伯恩斯。伯恩斯在经济衰退与复苏的实证分析领域堪称一位先驱人物。20世纪50年代初期,当格林斯潘咨询公司的业务开始腾飞之际,他从研究生院休学。很久之后,到1977年,他才获得了博士学位,他并不是提交了一份传统意义上的博士论文,而是根据以往所写的文章获得博士学位的。他很精明,知道大量深奥的事实,但他的思想具有明显的个人特质,与我相比,对各种经济学概念的强调比较少。他曾经师从小说家、哲学家安·兰德,在非正式场合下的言论中经常表现出显著的自由主义风格,但他倾向于务实的货币政策。”

这段看英文版能更好地体会伯南克评价的微妙之处。

“I was awed by Greenspan’s reputation and record, but I also perceived shortcomings that a conventionally educated academic could be expected to see in someone who is largely self-taught.He had learned much of his economics on the job, as a consultant. After a master’s degree at New York University, he had enrolled in a PhD program at Columbia University under the mentorship of former Fed chairman Arthur Burns, a pioneer in the empirical analysis of recessions and recoveries. Greenspan dropped out of graduate school in the early 1950s after his consulting business took off. Much later, in 1977, he received a doctorate on the basis of a collection of past articles rather than a conventional dissertation.He was shrewd and knew a remarkable number of esoteric facts, but his thinking was idiosyncratic and less conceptual than I was used to. His famous libertarianism (he had been a disciple of novelist and philosopher Ayn Rand) would show in offhand remarks, but he tended toward thepragmatic in making monetary policy.”

中文译成“自学成才”颇有喜感,英文中是“自学”了,但并没有“成才”的含义,而且格老也接受了高等教育,伯南克说人家是“largely self-taught”。用“shrewd”一词而非wise等更褒义的词,态度也在其中了。esoteric和idiosyncratic两词尤可玩味。虽然伯南克对格林斯潘有些地方写的还算含蓄,但已经是比较直接了,至少中国官员不会这么坦率写自己对上任的评价的(特别是如果不那么正面的话)。

伯南克对耶伦评价很高,“一直以来,耶伦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里面一直是鸽派的领导人物,这一角色反映出地一直非常担心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担心失业问题给个人、家庭及社区造成的困境。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里面的其他很多人相比,她更能充分地意识到这次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很可能非常深刻,并需要我们采取坚强的应对举措。我了解她,也知道她在20世纪90年代通胀问题令人忧虑之际的表现,因此,我几乎毫不怀疑她会在必要的时候力主维护物价稳定。她每次参会之前总是做了认真的准备工作,总是能够援引别人的研究文献或自己指导下属所做的研究,或者通过认真的分析去支撑自己的观点。她总是能够在会议上做出非常有实质性的贡献,每次她开口讲话,会议室就安静下来,大家都认真听她讲。”看了这段,不难理解为何伯南克推荐耶伦了。

2. 威廉·格雷德《美联储》。书里对沃尔克之前的美联储主席有个总括的评述。“在记忆中美联储曾经只为两任主席的执政欢呼喝彩,即两位对美联储如何运作产生重大影响并最能体现美联储精神的伟人。一位是马瑞纳·伊寇斯,来自犹他州的共和党银行家,后来成为富兰克林·罗斯福私人幕僚中最富创造性思维的人物之一。伊寇斯曾主持制定新政立法,对美联储做出重大改革,出任美联储主席近14年。在《联邦储备法》诞生70周年之际,即1983年,美联储总部两座办公大楼的其中一座,即坐落于宪法大道的大楼被光荣地以他的名字重新命名。而位于C街另一侧的另一座美联储办公大楼则落成于1974年,当时已经以另一位备受尊敬的美联储主席小威廉·迈克切斯内·马丁的名字命名,后者先后就职于哈里·杜鲁门和理查德·尼克松两任总统的内阁,并给美联储带来最适合的运行原则,即‘逆风飞扬’,也就是适度货币政策应灵活熟练地对抗商业循环周期的方向。当经济扩张濒临通货膨胀时,美联储就要学会紧缩货币;当经济周期处于收缩期,美联储又要学会放手。马丁曾开玩笑地说道:‘美联储的工作就是在宴会刚开始时撤掉大酒杯。’实际操作的过程远比说起来复杂,但马丁却成为美联储凭直觉做出预测和决策的神秘化身,这种决定要统揽经济事务中的所有因素,然后再逐个阶段地判断出哪些因素才最重要;这种便宜行事的管理风格,无论其正当与否,总之是让外界评论家几乎不可能知道美联储到底是怎样确定货币政策的。

然而近10年来,美联储在另外两人的掌控之下越来越远离传统,尽管二者各自持不同立场。一位是威廉·米勒,以对控制通货膨胀过于自鸣得意和对卡特政府过于唯唯诺诺的形象而著称他是一名企业主管,但似乎并不能完全理解美联储权力的微妙;另一位是亚瑟·伯恩斯,保守主义经济学家,曾在尼克松和福特内阁时期出任美联储主席,人们对他的评价与威廉·米勒完全相反,伯恩斯自恃深谙美联储运行规则而刚愎自用,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威逼并操控委员会其他委员和经济专家。其结果是遭到更为普遍的不信任,甚至是鄙视。在公众场合,伯恩斯对通货膨胀怒不可遏、大发雷霆,享受自己作为一名严厉教授在华盛顿业内的声誉,自命‘与通货膨胀战斗的第一人’。在美联储内部,许多高层官员认为他是一个极其傲慢自负的骗子,多年以后,曾经在其手下做事的经济学专家仍然对其虐待属下的行为颇有微词。”

“1972年,理查德·尼克松总统掀起的一场旨在刺激美国经济的政府投资行动,以帮助其在连任竞选中一举成功。这位总统的财政预算极具刺激性,并不顾美联储委员的异议,导致美联储无意识中成为助其竞选成功的部分因素--就在大选开始前3个月,美国货币增长速度达到11%:竞选期间的银根松动政策确保经济的空前繁荣和尼克松的重大胜利。然而就在第二年,美国就为这次激进行为付出了代价,失控的通货膨胀达到新高,于是美联储开始实施银根紧缩政策,美国经济开始进入漫长而又疼痛的衰退期。华盛顿的政客们,尤其是民主党人,看到的是一位保守的美联储主席为了曾经重用他的共和党总统、他的老朋友能够成功连任而默许经济刺激法案的通行。1972年的那段记忆对于整个美联储来说就像是难闻的臭气一样久久挥之不散。在华尔街的金融圈,人们纷纷谴责威廉·米勒无力控制1978年和1979年陷入失控的通货膨胀,但美联储内部人士明白,米勒只是继承了早先伯恩斯时代出现的某些错误,即1976年和1977年的货币过度增长。

一位曾与伯恩斯并肩战斗的美联储官员认为,所有错误都应该归咎于伯恩斯极度渴望其能够在1976年诞生的新民主党政府内阁中继续连任美联储主席。于是在吉米·卡特执政后数月内便出现货币急速增长,伯恩斯是在用一场极为隐秘的战争向卡特政府示好。最终,他为连任付出的全部努力还是付诸东流,但货币经济学家却将由伯恩斯过度慷慨的货币政策而导致的通货膨胀强加给了刚刚上任几个月的卡特内阁。”这写得就更尖锐了。

格雷德这本书其实主要是写沃尔克的。书后有句许小年教授的评论“有史以来最大的银行家不是格林斯潘,是沃尔克。”准确来说,是中央银行家。“美联储主席应该秉承的传统是:关注美联储自身的识别力和敏感性,审慎控制货币增长,不屈服于来自白宫或国会的牢骚抱怨和政治压力。作为美联储主席,除了必须拥有高超的专业技能之外,还需要具备灵活的政治操作能力要游刃有余地与其他政府权力核心机构和谐共存,由此才能保住美联储最为珍贵的遗产——自身的独立性。”这话应该适合所有的中央银行家。除了改进央行运作,是否“审慎控制货币增长”,并且不光是取得的短期效果,而且从长期来看当时的决策是否给未来奠定良好的基础,可能是判断一个中央银行家功过最重要的标准。

 

央行和金融监管部门的领导们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古人日以远,青史字不泯。”其功其过,历史会给予更公允的评价。

早期证交会主席资料主要出自美国华盛顿大学法学院院长乔尔·塞里格曼的《华尔街的变迁:证券交易委员会及现代公司融资制度演进(3)》,其他人资料出自美联储和美国证交会网站、维基百科、百度百科等及媒体报道。

本文以《中美央行与证监会的领导任期与专业背景等》为题于2017827日首发于个人微信公众号“玉鉴琼田”。有更新修改。

推荐 16